古詩文網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現代 手機版

周書·列傳·卷十四

作者: 佚名

賀拔勝 弟岳 兄允 念賢

賀拔勝字破胡,神武尖山人也。其先與魏氏同出陰山。有 如回者,魏初為大莫弗。祖爾頭,驍勇絕倫,以良家子鎮武川, 因家焉。獻文時,茹茹數為寇,北邊患之。爾頭將游騎深入覘 候,前后以八十數,悉知虜之倚伏。后雖有寇至,不能為害。 以功賜爵龍城侯。父度拔,性果毅,為武川軍主。

魏正光末,沃野鎮人破六汗拔陵反,南侵城邑。懷朔鎮將 楊鈞聞度拔名,召補統軍,配以一旅。其賊偽署王衛可孤徒黨 尤盛,既圍武川,又攻懷朔。勝少有志操,善騎射,北邊莫不 推其膽略。時亦為軍主,從度拔鎮守。既圍經年,而外援不至, 勝乃慷慨白楊鈞曰 :“城圍蹙迫,事等倒懸,請告急于大軍, 乞師為援 。”鈞許之。乃募勇敢少年十余騎,夜伺隙潰圍而出。 賊追及之。勝曰:“我賀拔破胡也。”賊不敢逼。至朔州,白臨 淮王元彧曰 :“懷朔被圍,旦夕淪陷,士女延首,企望官軍。 大王帝室藩維,與國休戚,受任征討,理宜唯敵是求,今乃頓 兵不進,猶豫不決。懷朔若陷,則武川隨亦危矣。逆賊因茲, 銳氣百倍,雖有韓、白之勇,良、平之謀,亦不能為大王用也。” 彧以勝辭義懇至,許以出師,還令報命。勝復突圍而入,賊追 之,射殺數人。至城下,大呼曰:“賀拔破胡與官軍至矣。”城 中乃開門納之。鈞復遣勝出覘武川,而武川已陷,勝乃馳還。 懷朔亦潰,勝父子遂為賊所虜。后隨度拔與德皇帝合謀,率州 里豪杰輿珍、念賢、乙弗庫根、尉遲真檀等,招集義勇,襲殺 可孤。朝廷嘉之,未及封賞,會度拔與鐵勒戰沒。孝昌中,追 贈安遠將軍、肆州刺史。

初,度拔殺可孤之后,令勝馳告朔州,未反而度拔已卒。 刺史費穆奇勝才略,厚禮留之,遂委其事,常為游騎。于時廣 陽王元深在五原,為破六汗賊所圍,晝夜攻戰。召勝為軍主。 勝乃率募二百人,開東城門出戰,斬首百余級。賊遂退軍數十 里。廣陽以賊稍卻,因拔軍向朔州,勝常為殿。以功拜統軍, 加伏波將軍。又隸仆射元纂鎮恒州。時有鮮于阿胡擁朔州流民, 南下為寇。恒州城中人乃潛與謀,以城應之。勝與兄允弟岳相 失,南投肆州。允、岳投爾朱榮。榮與肆州刺史尉慶賓構隙, 引兵攻肆州。肆州陷,榮得勝,大悅曰 :“吾得卿兄弟,天下 不足平也。”

勝委質事榮。時杜洛周阻兵幽、定,葛榮據有冀、瀛。榮 謂勝曰 :“井陘險要,我之東門。意欲屈君鎮之,未知君意如 何?”勝曰 :“少逢兵亂,險阻備嘗,每思效力,以報(已) 〔己〕知。今蒙驅使,實所愿也 。”榮乃表勝為鎮遠將軍、別 將,領步騎五千鎮井陘。孝昌末,從榮入洛,以定策立孝莊帝 功,封易陽縣伯,邑四百戶。累遷直合將軍、通直散騎常侍、 平南將軍、光祿大夫、撫軍將軍。從太宰元穆北征葛榮,為前 鋒大都督。戰于滏口,大破之,虜獲數千人。時洛周余燼韓婁 在薊城結聚,為遠近之害。復以勝為大都督,鎮中山。婁素聞 勝威名,竟不敢南寇。元顥入洛陽,孝莊帝出居河內。榮征勝 為前軍大都督,領千騎與爾朱兆自硤石度,大破顥軍,擒其子 領軍將軍冠受,及梁將陳思保等,遂前驅入洛。拜武衛將軍、 金紫光祿大夫,增邑六百戶,進爵真定縣公,遷武衛將軍,加 散騎常侍。

及榮被誅,事起倉卒,勝復隨世隆至于河橋。勝以為臣無 讎君之義,遂勒所部還都謁帝。大悅,以本官假驃騎大將軍、 東征都督,率騎一千,會鄭先護討爾朱仲遠。為先護所疑,置 之營外,人馬未得休息。俄而仲遠兵至,與戰不利,乃降之。 復與爾朱氏同謀,立節閔帝。以功拜右衛將軍,進車騎大將軍、 儀同三司、左光祿大夫。

齊神武懷貳,爾朱氏將討之。度律自洛陽引兵,兆起并州, 仲遠從滑臺,三帥會于鄴東。時勝從度律。度律與兆不平。勝 以臨敵構嫌,取敗之道,乃與斛斯椿詣兆營和解之,反為兆所 執。度律大懼,遂引軍還。兆將斬勝,數之曰 :“爾殺可孤, 罪一也;天柱薨后,復不與世隆等俱來,而東征仲遠,罪二也。 我欲殺爾久矣,今復何言?”勝曰 :“可孤作逆,為國巨患, 勝父子誅之,其功不小,反以為罪,天下未聞。天柱被戮,以 君誅臣,勝寧負朝廷?今日之事,生死在王。但去賊密邇,骨 肉構隙,自古迄今,未有不破亡者。勝不憚死,恐王失策。” 兆乃舍之。勝既得免,行百余里,方追及度律軍。齊神武既克 相州,兵威漸盛。于是爾朱兆及天光、仲遠、度律等眾十余萬, 陣于韓陵。兆率鐵騎陷陣,出齊神武之后,將乘其背而擊之。 度律惡兆之驕悍,懼其陵己,勒兵不肯進。勝以其攜貳,遂率 麾下降于齊神武。度律軍以此先退,遂大敗。

太昌初,以勝為領軍將軍,尋除侍中。孝武帝將圖齊神武, 以勝弟岳擁眾關西,欲廣其勢援,乃拜勝為都督三荊、二郢、 南襄、南雍七州諸軍事,進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荊 州刺史,加授南道大行臺尚書左仆射。勝攻梁下溠戍,擒其戍 主尹道珍等。又使人誘動蠻王文道期,率其種落歸款。梁雍州 刺史蕭續擊道期不利,漢南大駭。勝遣大都督獨孤信、軍司史 寧。歐陽酇城。南雍州刺史長孫亮、南荊州刺史李魔憐、大都 督王元軌取久山、白洎,都督拔略昶、史仵龍取義城、均口, 擒梁將莊思延,獲甲卒數千人。攻馮翊、安定、(馮)〔沔〕陽, 并平之。勝軍于樊、鄧之間。梁武敕續曰 :“賀拔勝北間驍將, 爾宜慎之 。”續遂城守不敢出。尋進位中書令,增邑二千戶, 進爵瑯邪郡公。續遣柳仲禮守谷城,勝攻之未拔。屬齊神武與 帝有隙,詔勝引兵赴洛,至廣州,猶豫未進,而帝已西遷。勝 還軍南陽,遣右丞(楊)〔陽〕休之奉表入關,又令府長史元 潁行州事。勝自率所部,將西赴關中,進至淅陽,詔封勝太保、 錄尚書事。時齊神武已陷潼關,屯軍華陰。勝乃還荊州。州民 鄧誕執元潁,北引侯景。勝至,景逆擊之,勝軍不利,率麾下 數百騎,南奔梁。

在江表三年,梁武帝遇之甚厚。勝常乞師北討齊神武,既 不果,乃求還。梁武帝許之,親餞于南苑。勝自是之后,每行 執弓矢,見鳥獸南向者皆不射之,以申懷德之志也。既至長安, 詣闕謝罪。朝廷嘉其還,乃授太師。

后從太祖擒竇泰于小關,加授中軍大都督。又從太祖攻弘 農。勝自陜津先渡河,東魏將高干遁,勝追獲,囚之。下河北, 擒郡守孫晏。崔乂。從破東魏軍于沙苑,追奔至河上。仍與李 弼別攻河東,略定汾、絳。增邑并前五千戶。河橋之役,勝大 破東魏軍。太祖命勝收其降卒而還。及齊神武悉眾攻玉壁,勝 以前軍大都督從太祖追之于汾北。又從戰邙山。時太祖見齊神 武旗鼓,識之,乃募敢勇三千人,配勝以犯其軍。勝適與齊神 武相遇,因告之曰:“賀六渾,賀拔破胡必殺汝也。”時募士皆 用短兵接戰,勝持矛追齊神武數里,刃垂及之。會勝馬為流矢 所中,死,比副騎至,齊神武已逸去。勝嘆曰 :“今日之事, 吾不執弓矢者,天也 !”是歲,勝諸子在東者,皆為齊神武所 害。勝憤恨,因動氣疾。大統十年,薨于位。臨終,手書與太 祖曰 :“勝萬里杖策,歸身闕庭,冀望與公掃除逋寇。不幸殞 斃,微志不申。愿公內先協和,順時而動。若死而有知,猶望 魂飛賊庭,以報恩遇耳 。”太祖覽書,流涕久之。

勝長于喪亂之中,尤工武藝,走馬射飛鳥,十中其五六。 太祖每云 :“諸將對敵,神色皆動,唯賀拔公臨陣如平常,真 大勇也 。”自居重位,始愛墳籍。乃招引文儒,討論義理。性 又通率,重義輕財,身死之日,唯有隨身兵仗及書千余卷而已。 初,勝至關中,自以年位素重,見太祖不拜,尋而自悔, 太祖亦有望焉。后從太祖宴于昆明池,時有雙鳧游于池上,太 祖乃授弓矢于勝曰:“不見公射久矣,請以為歡。”勝射之,一 發俱中。因拜太祖曰 :“使勝得奉神武,以討不庭,皆如此也。” 太祖大悅。自是恩禮日重,勝亦盡誠推奉焉。贈定冀等十州諸 軍事、定州刺史、太宰、錄尚書事,謚曰貞獻。明帝二年,以 勝配享太祖廟庭。

勝無子,以弟岳子仲華嗣。大統三年,賜爵樊城公。魏廢 帝時,為通直郎、散騎常侍,遷黃門郎,加車騎大將軍、儀同 三司,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六官建,拜守廟下大夫。 孝閔帝踐阼,襲爵瑯邪公,除利州刺史。大象末,位至江陵總 管。

勝兄弟三人,并以豪俠知名。兄允字阿泥,魏孝武時,位 至太尉,封燕郡王,為神武所害。

岳字阿斗泥。少有大志,愛施好士。初為太學生,及長, 能左右馳射,驍果絕人。不讀兵書而暗與之合,識者咸異之。 與父兄誅衛可孤之后,廣陽王元深以岳為帳內軍主。又表 為強弩將軍。后與兄勝俱鎮恒州。州陷,投爾朱榮。榮待之甚 厚,以為別將,尋為都督。每居帳下,與計事,多與榮意合, 益重之。榮士馬既眾,遂與元天穆謀入匡朝廷。謂岳曰 :“今 女主臨朝,政歸近習。盜賊蜂起,海內沸騰,王師屢出,覆亡 相繼。吾累世受恩,義同休戚。今欲親率士馬,電赴京師,內 除君側,外清逆亂。取勝之道,計將安出?”岳對曰 :“夫立 非常之事,必俟非常之人。將軍士馬精強,位任隆重。若首舉 義旗,伐叛匡主,何往而不克,何向而不摧。古人云 :“朝謀 不及夕,言發不俟駕 ”,此之謂矣 。”榮與天穆相顧良久,曰: “卿此言,真丈夫之志也。”

未幾而魏孝明帝暴崩,榮疑有故,乃舉兵赴洛。配岳甲卒 二千為先驅,至河陰。榮既殺害朝士,時齊神武為榮軍都督, 勸榮稱帝,左右多欲同之,榮疑未決 。岳乃從容進而言曰 : “將軍首舉義兵,共除奸逆,功勤未立,逆有此謀,可謂速禍, 未見其福 。”榮尋亦自悟,乃尊立孝莊。岳又勸榮誅齊神武以 謝天下。左右咸言 :“高歡雖復庸疏,言不思難,今四方尚梗, 事藉武臣,請舍之,收其后效 。”榮乃止。以定策功,授前將 軍、太中大夫,賜爵樊城(郡)〔鄉〕男 。復為榮前軍都督, 破葛榮于滏口。遷平東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坐事免。詔尋復 之。從平元顥,轉左光祿大夫、武衛將軍。

時萬俟丑奴僭稱大號,關中騷動,朝廷深以為憂。榮將遣 岳討之。岳私謂其兄勝曰 :“丑奴擁秦、隴之兵,足為勍敵。 若岳往而無功,罪責立至;假令克定,恐讒愬生焉 。”勝曰: “汝欲何計自安?”岳曰 :“請爾朱氏一人為元帥,岳副貳之, 則可矣 。”勝然之,乃請于榮。榮大悅,乃以天光為使持節、 督二雍二岐諸軍事、驃騎大將軍、雍州刺史,以岳為持節、假 衛將軍、左大都督,又以征西將軍代郡侯莫陳悅為右〔大〕都 督,并為天光之副以討之。時赤水蜀賊,阻兵斷路。天光之眾, 不滿二千。及軍次潼關,天光有難色。岳曰 :“蜀賊草竊而已, 公尚遲疑,若遇大敵,將何以戰。”天光曰:“今日之事,一以 相委,公宜為吾制之 。”于是進軍,賊拒戰于渭北,破之,獲 馬二千疋,軍威大振。

天光與岳進至雍州,榮又續遣兵至。時丑奴自率大眾圍岐 州,遣其大行臺尉遲菩薩 、仆射萬俟仵同向武功 ,南渡渭水 〔攻趨柵。天光使岳率千騎赴〕援。菩薩攻柵已克,還岐州。 岳以輕騎八百北渡渭,擒其縣令二人,獲甲首四百,殺掠其民 以挑。菩薩率步騎二萬至渭北。岳以輕騎數十與菩薩隔水交言。 岳稱揚國威,菩薩自言強盛,往復數反。菩薩乃自驕踞,令省 事傳語岳。岳怒曰 :“我與菩薩言,卿是何人,與我對語?” 省事恃隔水,應答不遜。岳舉弓射之,應弦而倒。時已逼暮, 于是各還。岳密于渭南傍水,分精騎數十為一處,隨地形便置 之。明日,自將百余騎,隔水與賊相見。岳漸前進,先所置騎 隨岳而進,騎既漸增,賊不復測其多少。行二十里許,至水淺 可濟之處,岳便馳馬東出,以示奔遁。賊謂岳走,乃棄步兵, 南渡渭水,輕騎追岳。岳東行十余里,依橫岡設伏兵以待之。 賊以路險不得齊進,前后繼至,半度岡東,岳乃回與賊戰,身 先士卒,急擊之,賊便退走。岳號令所部,賊下馬者,皆不聽 殺。賊顧見之,便悉投馬。俄而虜獲三千人,馬亦無遺,遂擒 菩薩。仍渡渭北,降步卒萬余,并收其輜重。

丑奴尋棄岐州,北走安定,置柵于平亭。天光方自雍至岐, 與(兵)〔岳〕合勢。軍至汧、渭之間,宣言遠近曰:“今氣候 漸熱,非征討之時,待秋涼更圖進取 。”丑奴聞之,遂以為實, 分遣諸軍散營農于岐州之北百里細川,使其太尉侯元進領兵五 千,據險立柵。其千人以下為柵者有數處,且戰且守。岳知其 勢分,乃密與天光嚴備。晡時,潛遣輕騎先行路,于后諸軍盡 發。昧旦,攻圍元進柵,拔之,即擒元進。諸所俘執皆放之, 自余諸柵悉降。岳星言徑趣涇州,其刺史俟幾長貴以城降。丑 奴乃棄平亭而走,欲向高平。岳輕騎急追,明日,及丑奴于平 涼之長坑,一戰擒之。高平城中又執蕭寶寅以(歸)〔降〕。 賊行臺萬俟道洛率眾六千,退保牽屯山。岳攻之。道洛敗, 率千騎而走,追之不及,遂得入隴,投略陽賊帥王慶云。慶云 以道洛驍果絕倫,得之甚喜,以為大將軍。天光又與岳度隴至 慶云所居水洛城。慶云、道洛頻出城拒戰,并擒之。余眾皆降, 悉坑之,死者萬七千人。三秦、河、渭、瓜、涼、鄯州咸來歸 款。賊帥夏州人宿勤明達降于平涼,后復叛,岳又討擒之。天 光雖為元帥,而岳功效居多。加車騎將軍,進爵為伯,邑二千 戶。尋授都督涇北豳二夏四州諸軍事、涇州刺史,進爵為公。

天光入洛,使岳行雍州刺史。建明中,拜驃騎大將軍,增 邑五百戶。普泰初,除都督二岐東秦三州諸軍事、儀同三司、 岐州刺史,進封清水郡公,增邑通前三千戶。尋加侍中,給后 部鼓吹,進位開府儀同三司,兼尚書左仆射、隴右行臺,仍停 高平。二年,加都督三雍三秦二岐二華諸軍事、雍州刺史。天 光將率眾拒齊神武,遣問計于岳。岳報曰 :“王家跨據三方, 士馬殷盛,高歡烏合之眾,豈能為敵。然師克在和,但愿同心 戮力耳。若骨肉離隔,自相猜貳,則圖存不暇,安能制人。如 下官所見,莫若且鎮關中,以固根本;分遣銳師,與眾軍合勢。 進可以克敵,退可以克全 。”天光不從,果敗。岳率軍下隴赴 雍,擒天光弟顯壽以應齊神武。

魏孝武即位,加關中大行臺,增邑千戶。永熙二年,孝武 密令岳圖齊神武,遂刺心血,持以寄岳,詔岳都督二雍二華二 岐豳四梁三益巴二夏蔚寧涇二十州諸軍事、大都督。齊神武既 忌岳兄弟功名,岳懼,乃與太祖協契。語在太祖本紀。岳自詣 北境,安置邊防。率眾趣平涼西界,布營數十里,托以牧馬于 原州,為自安之計。先是,費也頭萬俟受洛干、鐵勒斛律沙門、 斛拔彌俄突、紇豆陵伊利等,并擁眾自守,至是皆款附。秦、 南秦、河、渭四州刺史又會平涼,受岳節度。唯靈州刺史曹泥 不應召,乃通使于齊神武。三年,岳召侯莫陳悅于高平,將討 之,令悅為前驅 。而悅受齊神武密旨圖岳,〔岳〕弗之知也, 而先又輕悅。悅乃誘岳入營,共論兵事,令其婿元洪景斬岳于 幕中。朝野莫不痛惜之。贈侍中、太傅、錄尚書、都督關中三 十州諸軍事、大將軍、雍州刺史,謚曰武壯,葬以王禮。

子緯嗣,拜開府儀同三司。保定中,錄岳舊德,進緯爵霍 國公,尚太祖女。

侯莫陳悅,少隨父為駝牛都尉。長于西,好田獵,便騎射。 會牧子作亂,遂歸爾朱榮。榮引為府長流參軍,稍遷大都督。 魏孝莊帝初,除征西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封柏人縣侯,邑五 百戶。爾朱天光西討,榮以悅為天光右都督,本官如故。西伐 克獲,功亞于賀拔岳。以本將軍除鄯州刺史。建明中,拜車騎 大將軍、渭州刺史,進爵白水郡公,增邑五百戶。普泰中,除 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秦州刺史。及天光赴洛,悅與岳俱下 隴趣雍州,擒天光弟顯壽。魏孝武初,加開府儀同三司、都督 隴右諸軍事,仍加秦州刺史。及悅殺岳,岳眾莫不服從。悅猶 豫,不即撫納,乃遷隴右。太祖勒眾討之,悅遂亡敗。語在太 祖本紀。悅子弟及同謀殺岳者八九人,并伏誅。唯中兵參軍豆 盧光走至靈州,后奔晉陽。悅自殺岳后,神情恍忽,不復如常。 恒言“我纔睡即夢見岳云:“兄欲何處去!”隨逐我不相置 ”。 因此彌不自安,而致破滅。

念賢字蓋盧。美容質,頗涉書史。為兒童時,在學中讀書, 有善相者過學,諸生競詣之,賢獨不往。笑謂諸生曰 :“男兒 死生富貴在天也,何遽相乎 。”少遭父憂,居喪有孝稱。后以 破衛可孤功,除別將。尋招慰云州高車、鮮卑等,皆降下之。 除假節、平東將軍,封屯留縣伯,邑五百戶。建義初,為大都 督,鎮井陘,加撫軍將軍、黎陽郡守。爾朱榮入洛,拜車騎將 軍、右光祿大夫、太仆卿,兼尚書右仆射、東〔道〕行臺,進 爵平恩縣公,增邑五百戶。普泰初,除使持節、瀛州諸軍事、 驃騎將軍、瀛州刺史。永熙中,拜第一領民酋長,加散騎常侍, 行南兗州事。尋進號驃騎大將軍,入為殿中尚書,加儀同三司。 魏孝武欲討齊神武,以賢為中軍北面大都督,進爵安定郡公, 增邑一千戶,加侍中、開府儀同三司。大統初,拜太尉,出為 秦州刺史,加太傅,給后部鼓吹。三年,轉太師、都督河涼瓜 鄯渭洮沙七州諸軍事、大將軍、河州刺史。久之還朝,兼錄尚 書事。河橋之役,賢不力戰,乃先還,自是名譽頗減。五年, 除都督秦渭原涇四州諸軍事、秦州刺史。薨于州。謚曰昭定。 賢于諸公皆為父黨,自太祖以下,咸拜敬之。子華,性和 厚,有長者風。官至開府儀同三司、合州刺史。

史臣曰:勝、岳昆季,以勇略之姿,當馳競之際,并邀時 投隙,展效立功。始則委質爾朱,中乃結款高氏,太昌之后, 即帝圖高,察其所由,固非守節之士。及勝垂翅江左,憂魏室 之危亡,奮翼關西,感梁朝之顧遇,有長者之風矣。終能保其 榮寵,良有以焉。岳以二千之羸兵,抗三秦之勍敵,奮其智勇, 克翦兇渠,雜種畏威,遐方慕義,斯亦一時之盛也。卒以勛高 速禍,無備嬰戮。惜哉!陳涉首事不終,有漢因而創業;賀拔 元功夙殞,太祖藉以開基。“不有所廢,君何以興”,信乎其然 矣。

相關翻譯

寫翻譯 寫翻譯

相關賞析

寫賞析 寫賞析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古詩文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eioowk.icu/bookview_7156.html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eioowk.icu,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詩文網 | 唐詩 |宋詞| 元曲 |文言文 |辭賦 | 名句 | 典籍 |
魔域口袋版牛牛客服端 棋牌天下?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3d红包 推荐一些好的股票 重庆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app挂机自动浏览广告赚钱 股票操作软件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 上证000001指 永利皇宫开元棋牌 电玩街机捕鱼有技巧吗 微乐家乡麻将苹果版 精准一头中特 国际股票指数 棋牌游戏娱乐中心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 广西友乐麻将一元一分